当前位置:卓越亚马逊书店 > 抗疫特殊“战场” 坚守是最好的战斗

抗疫特殊“战场” 坚守是最好的战斗

  (抗击新冠肺炎)抗疫特殊“战场” 坚守是最好的战斗

  (抗击新冠肺炎)抗疫特殊“战场” 坚守是最好的战斗

  济南2月19日电 题:抗疫特殊“战场”坚守是最好的战斗

  记者 李欣 梁犇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战场”,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没有接触确诊患者、没有外地旅居史,却主动接受隔离,全力确保监管场所绝对安全。

  记者近日采访了济南公安监管支队市看守所,了解特殊“战场”的抗疫情况。自执行“驻勤轮值”工作以来,济南公安监管支队500多名监管民警、辅警就进入全封闭状态。

济南公安监管支队500多名监管民警、辅警疫情开始就进入全封闭驻所执勤。 济南看守所供图 摄 济南公安监管支队500多名监管民警、辅警疫情开始就进入全封闭驻所执勤。 济南看守所供图 

  医警伉俪共筑防疫铜墙铁壁

  “我近期也回不了家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做好防护,别累着…”“我知道了,注意安全……”没有多余的问询,但有同样的信任和默契。这是济南市看守所育仁医院院长于宝申和妻子济南市传染病医院特诊科主治医师赵敏在1月30日(农历正月初六)的通话内容。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了解在押人员情况。 济南看守所供图 摄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了解在押人员情况。 济南看守所供图 

  自1月21日,赵敏就接到了通知,被确定为感染救治第一梯队队员,发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后三分钟到岗。而看守所作为人员高度密集区域,也是防疫的重点,1月28日于宝申也进入了全勤战备状态。

  济南看守所战“疫”正式打响,于宝申进入一线,制定收押预案,调整巡诊计划,布控消毒区域,巡视隔离病人,完善防疫台账。医院人员少,任务艰巨,作为院长,他还主动分担了部分医疗巡诊和消毒防疫的工作。此时,赵敏也在自己的战“疫”一线上冲锋陷阵,虽然许久没见面,但心在同一条战壕里。结婚十多年,两人已经习惯了在各自岗位的坚守。“我们的岗位既重要也危险,为了让更多人团聚,我们不见也没问题。”于宝申说。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了解在押人员情况。 济南看守所供图 摄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了解在押人员情况。 济南看守所供图 

  济南市看守所育仁医院副院长殷世震的妻子常婷婷也早就投入到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当中。常婷婷是山东省胸科医院呼吸科的一名医生,胸科医院是此次济南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之一。时至今日,二人分离近20天,有时候几天都联系不上一次,对此殷世震却说:“我们都在坚守各自的阵地,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携手并肩逆行的警医伉俪坚守在各自特殊的“战线”,护佑一方平安。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为在押人员测量体温。 济南看守所供图 摄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为在押人员测量体温。 济南看守所供图 

  巾帼女警抗疫一线不言退

  “妈妈,你放心,我超勇敢,没有你陪打针也不怕疼,吃药不怕苦,等你回家我就是健康好宝宝啦……”济南看守所一大队五中队民警李晓晨是一名刚刚参加监管工作才不到一个月的“新警”,女儿稚气而懂事的言语给她带来满满的鼓励。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对工作区域消毒。 济南看守所供图 摄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对工作区域消毒。 济南看守所供图 

  驻勤模式启动后,李晓晨隔离备勤,身为交警的丈夫也在一线紧张执勤,他们年幼的女儿因为扁桃体发炎高烧不退,需要输液治疗,却只能交给爷爷奶奶照顾陪伴……一家三口分隔三地,她也挂念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生病的孩子,也会心有愧疚,但为了无悔警徽下的责任和担当,必须坚持。

  济南看守所一大队五中队辅警崔彤今年才22岁,是一个标准的“95后”,也是一个爱美的小女孩。十七年前非典爆发时,她还在幼儿园,脑海中没有任何清晰记忆,对于疫情也没有概念,但此次新冠肺炎突袭下,她清楚自己身上多了份沉甸甸的责任——守护监所、保障安全。在家人眼中,崔彤还是个孩子,得知要开始驻勤轮值,母亲急匆匆地帮她收拾衣服,弟弟把自己零食盒里的“宝贝”使劲往她包里塞,连一向严肃的爸爸都开始唠叨叮嘱。崔彤说,自己已经长大了,也可以担起保护他人的职责和使命。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范贵友检查食堂保障工作。 济南看守所供图 摄 济南市看守所民警范贵友检查食堂保障工作。 济南看守所供图 

  铿锵玫瑰们,正用行动诠释着金色盾牌的忠诚和担当。

  不一样的肩章一样的责任

  范贵友是济南市看守所三中队的一名普通的监管民警,今年52岁,20年从军生涯,14年从警经历。“不一样的肩章,一样的责任。”是范贵友常说的话。

  2019年11月,范贵友从一线管教岗位调整到在押人员伙食保障岗位。“别看这个岗位不起眼,却非常重要,一日三餐,每个环节都得盯着,这么多监室,哪个在押人员是少数民族和病号都要记清楚。”疫情防控期间,他每天吃住在监所,组织带领食堂工作人员严格执行物资、食材入所后隔离放置48小时,每天两次对食堂操作间消毒,确保在押人员的食品绝对安全。

  现在所内全封闭,只有范贵友这个岗位可以接触到外界送菜人员。“穿这身警服,这么关键的时候,组织把这个岗位交给我,这班岗,一定得站好。在看守所工作多年,对情况比较熟悉,我多执勤一天,就能降低风险。”范贵友说。

  济南看守所有范贵友这样的“老兵”,也有“新兵”。28岁的都星月刚刚从军队转业到济南看守所。从军装到警服,虽然身份转变,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军人的品格没有变。在监所一线,“细节控”的都星月对待每一项工作都非常认真细致,经她梳理过疫情信息台账具体详细、井井有条。她还发挥在军队的医学特长,积极向在押人员宣讲卫生防疫常识,稳定在押人员情绪。

  2月19日,距济南市公安监管支队济南看守所战“疫”集结已500多个小时,长时间离家高强度在岗执勤,考验着每位监管民警的身心。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他们通过“隔离”自己的方式为监管场所远离疫情保驾护航。(完)

【编辑:孙静波】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